jump to navigation

沒有周末 二月 27, 2012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是日已过.
add a comment

weekends 的概念會害人不淺。周末睡得日曬三竿,周一不藍調才怪。每周七日,維持同一時間醒來,當陽光還浸在晨風中,你慢慢的活著,不趕路,不費心愁三懮四。早餐在家用也好,出門到菜市也罢,就是要享有那刻的悠閒。

Advertisements

明天你要回去哪里? 九月 6, 2010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是日已过.
add a comment

如果有人叫我回中國,我并不會生氣。因為對方活在過去,我活在當下,而且對未來的無限有著光明的想象。對不起,我真的不明白他說話的意義。為什么我要回去中國呢?此話不通。原因有三。我去中國旅游也好,長住也罷,經商也佳,沒有“回去”的必要,此是一。在這個無國界的世代,我今天想到那里,就到那里,喜歡到北歐,土耳其,南非,加拿大,泰國都好,中國也不錯,選擇真的很多,你偏受中國是你的事,我不和你來同一調子。此為二。更重要的是,你是誰?我要到哪里關你什么事?你鷄婆是你家的事,我要去哪里是我的主意。此為三。我相信民主,也信仰人人生而平等。但我真的不相信國家主義或認主歸宗這碼事。手持一國之護照,純粹是入境的技術問題。我們到歐盟旅游,誰要看你的國藉?你問我愛不愛國,我會說我更愛地球及全體的人類,也包括問我要回哪里的那位朋友。屈原愛國去投江,在文學是悲劇美學,但在人生經營上是錯誤示範。也許有人常常患上仇外症,但我們一笑置之即可。

如果你再問我回哪里?我的答案只有一個:我要回家。我真的不在意它在那個國界之中。只要我能安身立命的地方,我就回去。

四月天空 四月 24, 2010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是日已过.
add a comment

熱帶的清明,沒有雨紛紛,只有大藍天。也許有人遇過雨中清明,我三十多年真的沒有這個緣份。家人掃墓的地方在丹絨馬林的廣東義山。山不在高,人潮在這個日子總是不少,而且也難有欲斷魂的路上行人。

我不得不說當天懷念祖母之情,難免悲情淺感念深。父執輩的忙著和中國老鄉的兄長聯絡上,讓他們在手機上也對祖墓說了幾句話。真的不可思議。他們邊談邊笑,我也覺得科技真的體現了人性。

清明的天空每年都湛藍無比,加有飄浮上空閃亮的錫泊,仿如天女洒金。

回來吉隆坡,在家中遇上好天氣,我就拍下留念,因為那一刻的圖景不會重復,云的變化永無相同。我望著千億年的天空,如何不感慨這一生如露亦如電。

8月31日 九月 9, 2009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是日已过.
add a comment

2006年8月31日的下午,我正在南北大道。日子依样的艳阳高照,在半梦半醒中,有短讯传来说达摩难陀长老已往生。那是前往新加坡上班的前一天。我在路上离开一个正在庆生的国家。今年的同一天,早上sy传来的短讯是:“国家… 我不敢要你发奋… 只请你多自重… 请你自强… “ 在这个南方之岛,究竟住有多少大马的子民,心怀有一天I shall return的誓言,因而对一水之遥的国土,仍有许多想象与期望?

Let’s start from here 八月 4, 2009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是日已过.
2 comments

前天前經過地鐵站的一个小衣摊,有一首歌刚好开始播著。歌声慵懒悠悠的诉说情事,仿佛风中有位女子不亢不卑对情人道出心事。由于音乐实在太好了,我只好站在附近,把歌曲听完后,刹时还无法回神的望著远空。

之后再经过那摊位,走向图书馆的路上,虽然希望同样的歌曲可以飘过一条街,但已是人去楼空之感。

今晚不晓得什么原因,在书局忽然想买一些CD, 另一想法却是九月到台湾才买,可以比较便宜吧。刚才在网上试听差点就买下其中的专辑,音乐一开始,类似“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惊艳无法不窜流全身了…

王若琳 Let’s start from here

Giving up, why should i / I’ve come too far to forget / We’re beautiful, we just got lost / Somewhere along the way / So much was missing when you went away

Let’s start from here, lose the past /Change our minds, we don’t need a finish line/ Let’s take this chance don’t think too deep / Of all those promises we couldn’t seem to keep / I don’t care where we go / Let’s start from here

曾经有座山林 六月 28, 2009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旅人身份.
add a comment

今早在《印刻文学》读到“鸟鸣山更幽”一句,就想起那年游至日月潭,晚餐于旅馆之餐厅户外,在幽深林间感受阵阵凉意,记忆中已无法确认鸟鸣的存在,只有无以言喻的静谧配上树间的叠影。

生活上还是需要一些忙碌,才能显得空闲的可贵。尽管有过长期休耕经验,我在那段日子还是忙于自己的事务。忙里偷闲,唯有忙人才能体会了。平时忙些什么,为什么而忙,真的是个大哉问。忙,带有“心亡”之意,在忙中不可不察心境的变化。

上网一查,此句出于 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。此地动归念,长年悲倦游。”对于要回去某处的人而言,真是对味极了。

我们九月要重游台湾,除了有机农场或休閒站,以及绿加利,一定要再访日月潭的空山无人语。

黄山雨乎? 六月 9, 2009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旅人身份.
add a comment

到美术馆看吴冠中画展,印象深刻的反是一张照片。时间是1983年,吴冠中左脚踏在矮栏,作为暂时画板,正写生远望。这张照片看不出黄山的面貌,也无法一窥施工中作品如何。当时是雨中吗?因为其妻在身后,为他撑著一把伞。写生的幸福,举伞的为黄山註解了人间情义。

鸿鸿的《过气儿童乐园》 六月 8, 2009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书影缺页.
add a comment

地铁上无事可壮心志,唯阅读例外。袋中之书者众,使不睏者也稀。车程句钟,缓缓景物如光年摇晃,若昏若沉,缺氧通勤草芥。读《过气儿童乐园》自娱己噱,不知时日已过,即达终点。其中一页附夹过期彩票三张,前图书馆读者留之,或中奖遗落或废物回收。书中自有黄金屋,见仁见智,唯勇者空手搏彩票。

什么年代了还在看白宫风云? 五月 31, 2009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是日已过.
add a comment

我一定是疯了。因为这三天我都在看《白宫风云》the west wing. 才第一季的一半,就看得我又累又上瘾。自从上次把Commander in Chief 一口气看完后,就对《白》系列有所好奇--这西式的现代民主宫庭究竟有什么戏码?再看下去,才明白为何有些大马的办双联课程的学院有提供美国历史一课,不然就会象我不明白《白》的政治氛围和角力背景。

仿佛相识的风 五月 31, 2009

Posted by anattayang in 无非是日已过.
3 comments

这两天的早上,经过家附近的建築群时都是大风起兮云飞扬,顿时树叶娑娑众声喧哗,气候恰似你温柔的秋天著。是的,deja vu--“ 来了,这是欧陆始有的氛围。”那时我走在那中世纪建築影子下,或是迷宫的精緻花园,或在河另一边看左岸咖啡馆悠闲时刻,那阵似曾相识的风,真的每隔一阵子又回来了。

收到sy+bp从伦敦与巴黎寄回的明信片,真的很感动那份心意,邮票还有那边的阳光温度呢。再一次壮游吧,阿翠阿雲,我们何时再组团出游?这次看能不能配合sy+bp,不然又要在天涯海角给sy写信炫耀我们的快乐时光了。